当前位置:联盟首页 > 旅游资讯 >

凤凰封城收费引关注 旅游"圈地"经营模式受质疑

作者:ujintan.cn 来源:游金坛旅游联盟网 | 发布时间:2013-05-05 01:26 | 点击:

15日起凤凰县邻近的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湖南怀化市、贵州铜仁市三地区居民游凤凰古城可享受免费待遇;20日起,全国学生到凤凰古城旅游票价从80元降为20元。

4月10日,凤凰景区实行148元“大门票”制度。凤凰古城收取“大门票”招致社会舆论的一片声讨,而这一收费制度,尽管短期内令门票收入激增,但游客人数却大幅下滑。记者从凤凰县政府公布的从4月10日收取大门票后运营情况看到,购票人数从4月10日至13日4天内达到17441人,门票收入突破227万元,其中团体游客占多数。根据凤凰县公布的2012年接待人数显示,去年一季度凤凰县共接待119万人次,日均约1.3万人次,相比之下,收取门票后的游客人数明显不及去年同期。

实际上,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有限公司采取的“大门票”模式,并非独此一家。乌镇、周庄、南浔等不少古村落也于早期就实行了一票通的“大门票”,业界人士表示,尽管这一“大门票”模式能短期让经营管理者套现,但对活生生的社区型景区而言并非长远之计,这在给当地居民造成不变的同时,也将破坏当地宝贵的多元文化生态。

就这一热门话题,记者采访了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和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对这种社区型经营模式的利弊进行探讨。

谁有权对凤凰古城收费

戴斌:凤凰古城的收费模式,就好像是将广州围城收费一样,将一个公共区域围起来进行收费,侵犯了当地居民和游客最基本的自由进出公共区域的权利。

主持人:实际上,类似的圈地进行旅游开发的实例在国内并不少见,比如西递宏村,是中坤集团经营的一个旅游项目,1997年,投资人黄怒波斥资400万,对当时的无名村落进行文化保护和旅游开发,而后又投资上千万对其进行复原建设。2000年,宏村被正式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戴斌:凤凰古村的模式和西递宏村看起来有几分相似,但二者不能同日而语。一方面,西递宏村的范围较小,另一方面,中坤在进入西递宏村时,并非没有考虑居民的权益,并且作出了相应的让步。凤凰古城收费门票的行为,并未得到当地居民的允许,侵犯了他们权益,并且缺少与之谈判的过程,权利程序没走到位。

刘思敏:凤凰古城并不是没有权利收费,但关键在于谁来收费是合情合法的。只有当地居民才有权利对古城是否收费作决定,而非政府,亦非叶文智经营的凤凰古城公司、南华山公司、乡村游公司,因此如果凤凰古城要收费,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作为经营管理者,需要平衡各方利益,金坛旅游,必须建立相应的补偿机制和利益分配机制。

从伦理上而言,这样的收费模式同样行不通。难道当地的一个小伙子带女朋友回家,也要买票进城吗?亲朋好友再来,是否要去办很多手续呢?不一定能批准怎么办?凤凰古城收费显然给当地居民带来很多生活上的不便,于情而言也是难行的。

社区型景区不适宜划地收费

主持人:旅游业是一个关联度非常高、牵扯面非常广的行业,类似凤凰、丽江这样的古城,位置偏远,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平程度不高的地方,要超越现有的历史发展阶段,去实现现代服务业,是否还是需要依靠政府主导?

刘思敏:政府本该在基础设施、法制环境方面给予最大的支持,其它理应交由市场运作、企业运营。但市场运作的商业模式难道就是简单的划地经营吗?

对当地管理者或经营者来讲,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把每年到景区的人数直接变现,然而这种方式未必是一种非常好的商业模式。其中最大的损失就是古村落的文化生态可能会因为封闭式的门票管理而被破坏;其次,这也会给当地居民造成生活上极大的不便;第三,如果大门票获取的收益不能合理有效地进行分配,居民和游客的矛盾,当地居民和政府之间的矛盾等将被激化。如果利益分配不均,当地居民完全可以为了抵消大门票模式对生活的影响,和公司争抢客源,把游客当亲朋好友带进去,再收取低于门票的价格,获得一定的回报。

主持人:根据国家旅游局推行景区一票制,杜绝园中园的要求,目前景区实行大门票是顺势而为吗?

刘思敏:凤凰古城属于社区型景区,很多游客去凤凰主要是为了欣赏古城风貌,体验最接近古代生活和商业的氛围。虽然便于管理,并让游客享受“便于管理”带来的“旅游体验”,但收了门票的凤凰古城则可能变成“死”的古城。

因为像古城这种传统社区型的景区最大价值以及核心价值在于古风古貌,以及古城所特有的氛围,仅仅的一个古城山水观光,不能代表凤凰旅游的全部,但是游客只要亲历了这种风貌,享受到了这种氛围,就是体验了它的核心价值,就是不虚此行。其他需要额外收取门票费的景区则属于游客的自由选择,不去并不影响游客对凤凰核心价值的体验。

因此,社区型景区很难简单地由一个公司来经营,毕竟在这种社区型景区内,有很多居民居住其中,而几乎每个居民都是利益主体,如何分配利益,这对于一个公司而言的确是个难解的问题。

公共资源景区实行免费是大势所趋

主持人:有别于传统景区的经营模式,类似凤凰古城这样的社区型景区应当采取怎样的商业模式?

戴斌:国家政策对公共资源景区的管理提出的总体要求是,要逐步实现降价、免费,或者分时段对特定人群进行优惠。从国际旅游业发展形势上来看,公共资源景区实行降价、免费也是一个趋势。因而凤凰古城“围城收费”的做法产生了当地居民、商户乃至社会的强烈反弹,属情理之中。

刘思敏:现在的游客分为两种,一种是走马观花式,去收取门票的乌镇、周庄游览的游客属于此类;还有一种是休闲度假式,比如去丽江泡酒吧休闲度假等游客,收取门票肯定会对其商业业态造成沉重打击。

一些社区型的旅游景区,如上海七宝古镇、山西平遥古城、云南丽江古城,依据其旅游产品的形态和特点,都是不适合统一收取门票的。上海的七宝古镇,该镇离市区比较近,最初也因收取门票导致游客锐减,最终使得街区的商业收益非常差,然后在众多商户的抵抗下,取消了门票收费。在他看来,周庄、南浔、乌镇等从长远来说,为了保持强大的生命力,迟早也不得不放弃门票。

刘思敏:大门票模式是损害古城镇等社区型景区长远利益的商业模式,它破坏文化生态、干扰居民生活、扰乱利益格局、妨碍深度体验、制约多元业态,然而社区型景区的经营,应当保留多元文化生态,因为这才是其最核心的魅力所在。

主持人:南方日报记者 周人果

名解

划地收费:指的是旅游经营管理公司对某个景区具有经营权,对其进行封闭式管理,并收入门票的行为。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除非注明,金坛旅游联盟网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本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ujintan.cn/news/3132.html

分享到:

相关文章 >>